R.

风雨已来。

关好门窗,待心上人归来。

那些有关嚣张雷雨的讯息让人坐立不安,因为陌生而产生慌张期盼的情感。未知,徒增恐懼。只有祈禱啊祈禱,讓純良的人不會受到傷害。因為訊息本身的爆炸與浪費,暫且不能學會理智及科學的分辨何為正確,所以造成慌張與害怕。


夜空依然很亮,像是遠方有閃電在照明。

那是天空予以的問候,卻又令人敬畏難收。

像是等待倒計時一般的宣判,急切的尋找歸屬感,假若它如期而至,懸著的心也索性放下,專心害怕,專注緊張。可是它偏偏未來,懸著的心吶便繼續懸著。


有位先生說,你擔心過,然後,擔心的擦肩而過。

那時最為幸運與福佑的善念吧。

你給予時間,
而我超過了那個時間。

那是我們經久漫長的路吧。
在搖擺和堅持中,
在困惑與明晰中,
在黑夜與黎明中。

在心裡,向你走上一萬步,百萬步,千萬步,
卻走不過,在你面前的那一步。

懦弱本身,和愛並無關聯吧。
愛,不是懦弱和退縮的藉口。

走入夜色。不管它是否善意和温顺。
不管是否予以回应。
不顾一切,不必顾及。

不管你是否万般期待,那一人。

那一人,是否身在深夜那处,
你都将全情投入、无需思虑最终。

你守在桥上,
只为那一面之缘。

车马穿流而过,
甚至都看不清彼此的面庞,
但若知道你会经过,
你会走在同样的路上,
便带着暗自啜啜的哽咽心满意足。

起风了。

欲语还休,所以 喝酒。
欲言又止,所以 写字。

记起那年春夏,你走在江南小镇河边的样子。

一场你无法形容的风雨。
会让挂念,绵延不绝,
犹如心中痛痒,不停聊骚。

你无法赞美。
你无言表衷。
当时脑海出现的任何一个 词藻,都不足以衬托她。
或者说,那些闪现在人生词典里的,
都跟不上它美的变化和速度。

傍晚路上
见一对相谈甚欢乃至雀跃的妇人
带着一对活蹦乱跳乃至雀跃、体态过小的泰迪

夜路难辨,车流匆忙
其中一只,戛然而止于路上
只听见其中一个妇人的…
算是惊讶的……叫声

再见时,它弱小色身躯躺在马路中央
还那么小

第一次平添怒气
不怨「肇事者」,奈何它太小、天太暗
只怪那雀跃的妇人为何不珍视而待
哪怕这般小、或许还未培养出情感的生命
就可以轻易舍弃?
那为何一开始要拾起。

任何的生命形式,都值得被尊重
既然你选择给予,就请尽力延续

也有冷言一讽,
这样本不该发生的情景、
究竟 怨人,怨狗。

家乡的孤独
比异乡的落寞,更可怕